• 关于邦明管理团队投资特色邦明动态投资人家园联系我们
    • IPO之外这一退出渠道开始发力,VC/PE并购退出显著回暖
    • 发布时间:2019/7/17 0:00:00  阅读:236

    2019上半年,中企并购市场交易活跃度依旧低于2018年平均水平,交易规模持续走低。不过从上半年私募基金并购退出数量和回笼金额来看,都呈现上升趋势。

    有业内人士表示,并购退出依然会是主流,美国等海外风险投资市场还是以并购为主要的退出渠道的。

    当前在VC/PE行业里,退出渠道无非几个:IPO、并购、回购等。由于IPO退出回报预期较高,且能在投资案例中添上“上市公司”名头,长久以来,国内VC/PE行业都以IPO作为主要退出渠道。

    但在VC/PE行业高度发达的美国,行业内则以并购退出为主要渠道。相比投资上万个案例,一年只能通过IPO退出几百个,并购退出在实操性、可行性上或许要更高一些。

    回顾今年上半年,尽管国内并购市场仍持续走低,但有数据统计显示,年初至今私募基金参与并购市场活跃度逐渐加强,并购退出这一渠道正在国内逐渐走上主流。

    私募基金参与并购市场活跃度逐渐加强

    根据投中研究院最新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中企并购市场交易活跃度依旧低于2018年平均水平,交易规模持续走低。

    2019上半年,中企并购市场共披露预案2582起,环比下降35.4%,同比下降16%;当中披露金额的有2026笔,交易总金额约为1821.67亿美元,环比下降45.14%,同比下降35.56%

    与此同时,2019上半年中企并购完成并购案例规模下降明显。2019年上半年共计完成1374笔并购交易,环比下降8.52%,同比上升7.93%;当中披露金额的有1174笔,交易总金额约为1139.83亿美元,环比下降19.93%,同比下降29.13%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制造业交易数量最多,共286起,占比26.6%,其次分别为医疗健康、IT及信息化、金融以及能源及矿业等。就披露交易规模来看,2019年上半年,制造业占比最大,以170.27亿美元占比14.94%,紧随其次为房地产149.59亿美元,金融、化学工业以及能源及矿业交易金额则分别为122.36亿美元、114.03亿美元和112.48亿美元。

    道格资本总裁刘辉认为,受去年资管新规的影响,许多银行和信托的资金没法流入并购基金,导致并购基金像以往那样拿到低成本的资金的难度在加大,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资金成本高了就会更加谨慎,资管新规的出台对并购基金的业务影响很大。

    此外,作为并购市场重要的参与方,部分上市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刘辉告诉记者,很多上市公司自身的业绩也出现了一些波动,再加上之前的一些并购项目还没有很好的消化,新的并购短期内会使上市公司资金变得更加紧张,所以对这类公司而言,可能会选择放弃新的并购。

    值得关注的是,6月私募基金对中企并购的支持力量增强,年初至今私募基金参与并购市场活跃度逐渐加强,6月披露交易金额是5月的3.2倍。经过12月的触底行情,34月呈现上涨趋势,5月份稍有回落,6月回归上涨趋势。6月私募基金拟参与中企并购交易共计35笔,其中披露交易金额34笔,共计39.52亿美元。

    据统计,2019上半年,共计约73只私募基金参与完成并购。投资规模最大的是诚合资产管理旗下杭州天马诚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16.61亿元收购诚合基石99.99%股份。其次是农银资本旗下农银新丝路(嘉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15亿增资卓郎智能机械。

    2019年上半年私募基金并购退出数量和回笼金额都呈现上升趋势。2019年上半年,共计191只私募基金以并购的方式成功退出,环比上升46.92%,同比上升15.76%;回笼金额约512.43亿元,环比上升149.31%,同比上升21.16%

    64日,世纪华通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盛大游戏运营主体盛跃网络100%股权完成,总交易作价298.03亿元。此次收购,是世纪华通尝试从传统汽车零部件行业向网络游戏行业转型的重要一步。这也意味着,201511月从纳斯达克摘牌的盛大游戏正式登陆A股。火线资本等21家机构基金成功退出,回笼金额约167.98亿元。

    另外,613日,中国天楹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德展投资100.00%股权,中节能华禹旗下的中节能华禹(镇江)绿色产业并购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成功退出,回笼金额为25.33亿元。

    并购退出依然会是主流

    620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公告,就《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这次修订意见稿主要有以下几个变化:

    1、拟取消重组上市认定标准中的“净利润”指标,支持上市公司依托并购重组实现资源整合和产业升级。

    2、拟将“累计首次原则”的计算期间进一步缩短至36个月,引导收购人及其关联人控制公司后加快注入优质资产。

    3、拟推进创业板重组上市改革,拟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

    4、拟恢复重组上市配套融资,多渠道支持上市公司置入资产改善现金流、发挥协同效应,引导社会资金向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高科技企业集聚。

    5、拟明确简化信息披露要求,进一步降低重组成本。

    投中研究院院长国立波认为,对于拟上市企业而言,重组上市作为企业除IPO之外实现上市的另一条重要途径,可以撬动存量改革从而有效解决证券市场上市渠道单一的难题。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些盈利能力强、代表新兴行业发展方向的优质资产被注入上市公司,有利于上市公司盘活资产存量,改善资产质量,实现多元化退市,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对于创业板公司而言,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或利好创业板股。其中创业板可以借壳上市的新规,对于那些市值较小的相关个股,无疑将会产生不小利好。

    虽然此次修订意见我们可以解读出放松的信号,但证监会对并购重组“三高”问题应该是会持续从严监管,坚决打击恶意炒壳、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坚决遏制“忽悠式”重组、盲目跨界重组等市场乱象。总体而言,新的修订意见体现了证监会对资本市场的审时度势和激发市场活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信心,我们更应该理性看待,与时俱进。

    在刘辉看来,并购退出依然会是主流,美国等海外风险投资市场还是以并购为主要的退出渠道的。“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多数并购还是以所在行业整合为主,而这就是并购基金参与的事。就目前国内政策看,并购基金参与的项目因为标的控股权变动问题,短期内在国内比较难IPO退出,大多数还是要以上市公司并购的方式退出。”

    刘辉提出,并购基金的市场需求仍然很大,因为很多并购基金是杠杆型和出表型的投资,对解决收购方资金和平衡资产负债是有帮助的;此外,如果上市公司收购的项目不太规范,还需要通过并购基金来持有过渡,完成规范性要求;再者,很多项目涉及到整合风险,如果上市公司直接收购又遇到整合不好的情况会影响公司的商誉,所以很多公司会选择以并购基金持有项目一段时间,整合完了才收入上市公司内。

    “市场不好的时候反而会迎来机遇。”刘辉认为,第一,目前项目的整体估值下降,机构能便宜地买到好资产;第二,以前很好的标的都不愿意出售的,现在都愿意了。

     

    • 上海邦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0213463号 联系电话:+8621-65105827 E-mail:bmc@kimesfh.com